Menu

往事

2017年6月7日建立

header photo

Blog Search

Blog Archive

Comments

There are currently no blog comments.

陶世龙:惊闻牧惠同志逝世

June 6, 2017

去冬没有回北京,和牧惠同志有十几个月没见面了.他不时将新作发来,间或通过电话交谈,得知身体很好,写作甚勤,原期今冬再聚.孰知他竟突然长逝.

牧惠同志长我一岁,到我们这年龄,对生死已经淡漠,阽余身而危死兮,览余初其犹未悔.唯一焦虑的是,付出那样巨大代价写下的历史,正在被有意无意地淡忘,歪曲和泯灭.杜牧云:秦人不暇自哀,而后人哀之.后人哀之而不鉴之,亦使后人而复哀后人也".只怕是"哀"也无哀起,无所知,还能以何为鉴!

对我们这一代人来说,经历的悲哀何其多!有多少话要说.您曾讲道老领导吴有恒“终于带着一肚子该说出来的话到另一个世界了,真是无法弥补的遗憾!”您不要留下遗憾,这些年尽量在说自己要说的话."噩梦醒来,您以杂文制作石头,投掷鬼魅的面具,铺垫民 主的道路",(鄢烈山:悼林公),网络也成了你发抒的场所,由此与五柳村结缘,《待觅的民主新路》和《赛先生的命运》使我们的命运结合在一起,《松仔岭事件真相(前言)》终于能为世所知,使您更加重视网络的作用.您曾说凡是已发在网上的文章,五柳村都可以取用.

以为来日尚多,更期待着您的新作,现在竟嘎然终止,须知您还要说的话很多.去年在参加秦川先生遗体告别仪式后不久回到加拿大,在防非典声中又传来慎之先生的噩耗,几个月前老友原地院附中教师张海涛先生突然谢世,在在使我感到有话赶快说.慎之先生对那种把"国粹"打扮成"东方科学"是深 深不以为然的,他准备写的文章还没有写出;海涛是"文革"的亲历者,在地质学院抓 “516”时,头一个被关押,而且一关就是七年!他是许多重大事件的见证人,然而什么都没有留下.拿起笔来,敲打键盘,要像萧一湘先生那样发出自己的声音,这是历史的责任,也是对牧惠同志最好的纪念.

陶世龙,2004/06/14

原发布地址 http://personal.nbnet.nb.ca/stao/sl_muhui.htm

Go Back

Comment